fiogf49gjkf0d比弗顿有着俄勒冈州增长最快的移民群体,人口87000,一度是个农业区,如今成为俄勒冈第六大城市——而且移民比例高于俄勒冈州最大城市波特兰。比弗顿是个多元化的城市,居民来自世界各地,今天,亚裔占比弗顿人口的10%,拉美裔占11%。比弗顿有很多组织为移民提供帮助。" /> fiogf49gjkf0d比弗顿有着俄勒冈州增长最快的移民群体,人口87000,一度是个农业区,如今成为俄勒冈第六大城市——而且移民比例高于俄勒冈州最大城市波特兰。比弗顿是个多元化的城市,居民来自世界各地,今天,亚裔占比弗顿人口的10%,拉美裔占11%。比弗顿有很多组织为移民提供帮助。" />
首页 >> 旅美资讯
律师介绍
attorney join in
旅美资讯

比弗顿:俄勒冈州最多元的城市
浏览次数:3080     添加时间:2011/3/14

 萨尔萨市场(Salsa Market)受到寻找墨西哥食材的拉美裔和白人厨师的青睐。业主安立奎‧阿吉拉尔(Enrique Aguilar)来自墨西哥,2008年搬到比弗顿。

艾米‧马丁内兹‧斯塔克

艾米‧马丁内兹‧斯塔克(Amy Martinez Starke)担任《俄勒冈人》(The Oregonian)记者兼编辑18年。她已在比弗顿居住19年,至今仍无法决定哪种烹调为自己的最爱:墨西哥、韩国还是印度?

漫步走过农贸市场,你会听到各种语言,见到各式各样的面孔。沿峡谷路(Canyon Road)开下去,在邻近的各种市场,你可以买到清真食品或菲律宾五花猪肉。在高速公路两旁,逛逛巨大的亚裔超市,其中陈列着新鲜的中国大白菜和京都水菜或者新鲜的韩国泡菜。向着市区开去,在街角会看到卖墨西哥煎玉米卷的卡车,听到西班牙风格的班达音乐。在城市的北边,你则可以品尝到印度菜。

欢迎来到波特兰市郊的比弗顿!这里有着俄勒冈州增长最快的移民群体。人口87000的比弗顿,一度是个农业区,如今成为俄勒冈第六大城市——而且移民比例高于俄勒冈州最大城市波特兰。

比弗顿的变迁

比弗顿最为人知的是,它是耐克(Nike)运动鞋公司全球总部所在地。过去40年来这里发生了巨大变化。据英语作第二语言项目(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program)主管罗未未(Wei Wei Lou)说,比弗顿在十九世纪的定居者是北欧移民,现在公立学校学生中讲从阿尔巴尼亚语到乌尔都语的80种语言,大约30%的学生会使用英语以外的一种语言。

比弗顿在1960年代迎来第一波新居民潮,先是韩国人和提加洛人(Tejanos)(原籍墨西哥的德克萨斯人)——后者是第一批拉美裔永久居民。1960年,比弗顿的拉美裔和亚裔人口不到0.3%。到2000年,比弗顿的亚裔和拉美裔人口比例超过波特兰都市区。今天,亚裔占比弗顿人口的10%,拉美裔占11%。

市长丹尼‧道尔(Denny Doyle)说,在比弗顿的许多人看来,迅速重塑比弗顿的移民让生活变得丰富。他说:“这里的市民,特别艺术和文化圈人士,认为此地拥有种种不同的可能性,实在非常美妙。”

比弗顿的移民

58岁的西格‧乌南德尔(Sig Unander)在比弗顿长大,在波特兰都市区的西班牙语媒体工作多年。他指出,新到比弗顿的墨西哥人大多似乎在城里有家人。他说:“大家庭会有移民链。人们前往有一定关系的地方。”

现年50岁的格洛丽亚‧巴尔加斯(Gloria Vargas)是萨尔瓦多移民,在比弗顿市区拥有一家生意红火的小餐馆——格洛丽亚秘密餐馆(Gloria’s Secret Café)。她说:“我爱比弗顿。我感到我属于这里。”1973年,在她十来岁时,母亲把她带到洛杉矶,她在1979年搬到比弗顿。1999年,她在比弗顿农贸市场(Beaverton Farmers Market)拿到一个令人垂涎的摊位。现在除了打理餐馆以外,她在那里有一个最受欢迎的小摊,每个星期六卖出多达200份萨尔瓦多玉米粉蒸肉——用香蕉叶而不是玉米皮包装。她说:“他们一旦买过我的食品,总会再回头。”

28岁的泰基‧苏雷曼(Taj Suleyman)在黎巴嫩出生长大,近期迁到比弗顿,开始为来自许多国家的移民服务。他说:“这里的气氛很轻松。”苏雷曼有一半中东血统,一半非洲血统。他说,比弗顿的多元化对他特别有吸引力。他在道尔市长设立由市府赞助的多元特别工作组(Diversity Task Force)供职。

原籍孟加拉的穆罕默德‧哈克(Mohammed Haque),感觉比弗顿很欢迎外来者。他自豪地说,他的女儿甚至当选为所就读高中的返校节皇后(homecoming queen)。

西维‧凡加(Shivi Vanka)主办一个传统印度舞蹈班。凡加来自印度南方,1986年搬到比弗顿。哈克和一批南亚人则改变了比弗顿北边的贝瑟尼(Bethany)社区的面貌。这个区住着很多来自印度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移民,比弗顿第一波南亚移民主要来自那里。

在1960和1970年代汽车旅馆和旅馆业兴盛时期,第一波南亚移民到达比弗顿,他们主要来自印度的古吉拉特邦。许多人买下小旅馆,起初在波特兰安家,后来搬到比弗顿寻求更好的学校和更大的院子。第二波南亚移民在1980年代的高科技繁荣期到来,当时软件业和英特尔(Intel)及泰克(Tektronix)欣欣向荣。

市中心附近一家占地30000平方英尺的超市宇和岛屋(Uwajimaya)成为比弗顿亚裔居民的汇聚地。曾任宇和岛屋特别活动协调人的伯尼‧卡佩尔(Bernie
Capell)说,每天都有许多人来购买新鲜农产品。不过她说,宇和岛屋最大的购物群体是白人。

比弗顿的亚裔人口当中有相当数量的韩国人,他们在1960年代后期和1970年代早期开始搬到这里。据1978年来比弗顿定居的韩国人特德‧钟(Ted Chung)说,他这样的韩国移民有三个特点:一搬到比弗顿他们便加入基督教会——经常是卫理教会(Methodist)或长老教会(Presbyterian),以此作为聚集地;他们督促孩子在学校取得优异成绩;他们行事低调。

钟说他和其他韩国移民作为小企业主辛勤工作,经营食品店、干洗店、洗衣房、熟食店和寿司店,并且为能供孩子上一流大学而生活节俭。

最近,中南美洲移民以及伊拉克和索马里难民也加入了比弗顿社群。

众人帮扶

比弗顿有很多组织为移民提供帮助。

比弗顿资源中心(Beaverton Resource Center)帮助所有移民获得医疗和语言服务。索马里家庭教育中心(Somali Family
Education Center)帮助索马里和其他非洲难民安家落户。比弗顿的一所小学甚至提出“缝合”设想——学生的家长在一起缝衣,以此欢迎索马里班图族(Bantu)家长,弥合巨大的文化差异。

历史上是白人教会的比弗顿第一联合卫理会教会(Beaverton First United Methodist
Church)等教会,现在提供移民牧师服务。所有教区的比弗顿教堂提供朝鲜语或西班牙语服务。

比弗顿市长道尔希望难民和移民领袖参与本市的决策。他设立了多元特别工作组,使命是“在比弗顿市构建包容和公平的社区”。特别工作组正努力打造面向所有背景的比弗顿人的跨文化社区中心。

比弗顿为移民提供的资源和热情欢迎与众多市民对自己新家表露的感情交相辉映。

现年40岁、来自索马里的卡尔顿‧凯南(Kaltun Caynan),在2001年逃离内战来到比弗顿,目前担任索马里家庭教育中心拓展协调员。她高兴地说:“我很喜欢这里。没有人歧视我,每个人都对我微笑。”

沙赫黎亚‧艾哈迈德(Shahriar Ahmad)是来自孟加拉国的工程师兼毕赖尔清真寺(Bilal Mosque)主管,在1985年移居比弗顿。他珍爱这个新国家。他说:“移民社群对于能够远离政治迫害、暴力、经济困难、生活艰辛,心怀感激和珍惜。”

“我们在这里,我们爱这个地方,我在这个国家得到的东西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多,我心里明显地偏爱这个地方。”

(此文系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出版物。网址:
http://www.america.gov/mgck/

文章来源: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摘自: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中国律师
点击排行
关闭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86-13818114320
USLawChina微信
扫一扫 咨询更便利
跨国 搬家 迁厂 货运